初中英语教学中拓展语言材料的选择及运用 - 内容 - 徐汇中学英语网
教育信息网
星期四, 2017年,十二月,14日

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研究 > 教师论文

初中英语教学中拓展语言材料的选择及运用

作者/来源:上海市民办华育中学 汤慧英    发布时间:2017-12-14

初中英语教学中拓展语言材料的选择及运用

上海市民办华育中学 汤慧英

内容摘要:

根据《上海市中小学英语课程标准(修改稿)》,九年制义务教育阶段的英语教学要为学生提供具有生活性,时代性和文化性的课程内容,学生逐步掌握英语知识和技能,培养和提高语言综合运用能力,拓展视野,汲取知识,发展个性和提高人文素养,为他们的终身学习和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结合这一课程定位本文旨在从理论角度阐明当前初中英语教学课堂中为学生提供教材之外的拓展语言材料的必要性;从实践角度出发,以德育性,示范性,贴近性和适切性为标准选择可为语言课堂教学服务的拓展材料;以及在教学实践中通过课堂中多形式、课堂外多元化和校园中多样化的方法运用拓展材料,使其成为初中英语教材的有益补充,促进初中学生语言综合运用能力的发展。

 

一、引言

英语作为使用最广泛的语言之一在全球化程度日益加深的今天发挥着不可或缺的沟通桥梁作用。我国九年制义务教育把英语作为必修课程。课堂英语教学成为青少年学习掌握英语知识和技能的主阵地。它在培养学生国际化视野,提高跨文化交际能力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

《上海市中小学英语课程标准(修改稿)》指出,英语课程要力求合理利用和积极开发课程资源,提供贴近学生实际、贴近生活、贴近时代的内容健康和丰富的课程资源。九年制义务教育课本《英语》(牛津上海版)明确了上海初中英语课堂教学的主要内容,为教师开展有效的教学活动提供了完整的框架体系。根据《上海市中小学英语课程标准(修改稿)》的等级划分,九年级学生在资源策略方面应具备通过音像资料丰富自己学习的能力,能注意生活中和媒体上所使用的英语。可见,在初中英语教学中,教师应该在立足教材的前提下注重拓展语言材料。符合初中学生认知能力的视听或文字材料,在经过筛选和处理后可以成为教材有益的补充。这样的拓展材料不仅有助于提高学生的语言综合能力,同时也在潜移默化中拓宽着中学生观察世界的视角。

 

二、初中英语课堂中拓展语言材料的必要性

1.   拓展语言材料的必要性是由二语习得的理论所决定的。

语言学家克拉申提出了重要的第二语言习得理论。这一理论由五个假设组成,分别是习得与学习区分假设、自然顺序假设、监控假设、输入假设及情感过滤假设。在输入假设中,他强调了稍高于学生现有水平的大量而反复出现的输入内容有助于二语习得。输入是指学习者听到和读到的语言材料。在二语习得过程中,学习者通过大脑中的语言处理机制加工处理输入的语言材料,把语言输入转化为语言吸收,成为中介语的一部分。

Rod Ellis在《第二语言习得》一书中指出“没有一定量的语言输入,语言学习无法开始。”在《第二语言习得概论》中,Rod Ellis 也指出语言输入为学习者提供语块积累,帮助搭建整体语言结构,提供合乎语法的语言使用范例,有效促进了二语习得。

目前国情下,中学生无法接触到浸润式的英语学习环境,在日常生活中较难全方位高频次大容量地接触到英语信息。他们英语能力的提高主要依靠有意识的学习而非无意识的习得达成。由于缺少英语在真实语境中使用的机会,学生无法灵活运用在课堂中所学的语言知识,他们的语言能力较难通过实践得到展现和提升。通过拓展材料的合理使用,语言课堂可以给学生提供更多的交流机会和模拟情境,学生能及时巩固教材所学的语言技能和知识。当教师通过教材和拓展材料的合理搭配使相关的语言技能和语言知识达到一定的复现频率,学生对课堂教学重点的掌握从短期强化记忆转变为长期内化的语言综合能力。这也进一步提升了英语课堂教学的有效性。此外,教材所提供的文字视听材料多数经过编者的裁剪以达到教材使用地区大部分学生的语言综合能力。这也不可避免地使教材提供的输入材料低于部分语言综合能力突出的学生。在课堂中引入拓展材料为教师针对不同学情开展教学提供了有效的依托。教师通过合理设计的教学环节能满足不同语言能力的学生的学习需求。《英语》(牛津上海版)提供了符合新课标的语言素材和范本,成为英语教学的指导性材料。教师应该在以教材为主要框架的前提下借助拓展材料扩大语言课堂中学生的语言输入,以克拉申输入假设中的“大量而反复出现”作为目标,为学生接触和使用语言提供尽可能多的机会。

2.   拓展语言材料的必要性是由第二语言教学课堂的特点所决定的。

建构主义认为学生是信息加工的主体,意义的主动建构者,而不是被动接受者和被灌输的对象。根据Bartlett的图示理论,大脑中的知识是有组织的相互关联的模块。而“自上而下”的观点认为学习者在处理接收到的信息时,利用以前经历过或学习过的关于当前语境的知识来重构信息。从这个角度来讲,信息重构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相关知识的积累,而拓展语言材料则为学习者的知识积累添砖加瓦,助力信息重构。

教师在课堂上为学生创建活动的情境,给予学生自我探索,自我建构认知体系的机会。基于建构主义的第二语言课堂教学主张以活动为出发点,把语言学习的过程寓于任务解决的过程中。任务是指真实生活中人们为自己或他人所做得事情。这体现了语言学习的最终目的就是让学习者借助语言完成真实生活中的任务。在解决问题完成任务的过程中,英语不再是一个显性的学习目标,而是被自然使用的语言工具。学生通过同伴之间,师生之间,与语言材料之间的互动交流完成任务。在交流、磋商、互助等交互活动中,学生的交际能力和语言能力得到了提升。

在课堂教学中,教师通过拓展材料的使用把教学目标和真实情境有机地融合在一起,为学生创设丰富的教学活动。如在《英语》(牛津上海版)8B France’s Calling一课的拓展材料选择中,教师可以借助旅游宣传册,旅游网站介绍,旅游地推广视频等文字或视听材料来设计旅游形象大使选拔或旅游咨询等情境。在不同的情境中学生完成参与选拔或提供咨询等生动有趣的任务。《英语》(牛津上海版)9A The Night of the Horse讲述了特洛伊木马的希腊传说。课文内容讲述了希腊人把木马作为计谋,最终赢得特洛伊战争的故事。而BBC纪录片《The Truth of Troy》作为拓展材料可以使学生对特洛伊战争有更深入的了解。结合课本和纪录片学生可以作相关主题的观点阐述等。此外,从书本到纪录片呈现形式的改变能更好地保持学生对同一话题的兴趣度。由此可见,拓展材料的使用符合任务型教学的特点,在激发学生积极性,服务于教学目标的同时,拓展了语言课堂教学的外延。

3.   拓展语言材料的必要性是由四项语言技能互相融合的关系所决定的。

尽管语言技能被分为了听、说、读、写四项,但这并不意味着其中某一项技能可以不依附于其它三项而独立存在。大部分语言学家赞同语言技能综合培养的必要性。语言学家努南也曾在其著作中提到在他教授的学术写作课程中学生们也需要做大量阅读、讨论、和听力练习。目前语言教学课被以“听说课”、“读写课”等形式分类就是对语言技能相互融合的语言学习规律的一种认同和实践。

从语言输入输出的角度来讲,拓展材料主要以课本外真实世界的信息为主,以音频或文字为载体的输入,以学生的听和读为主要信息接收处理方式。而说和写则可视作是信息的输出。教师在立足教材的基础上有目的有计划地拓展学生的可理解性输入才能有助于学生的语言输出,帮助学生明显提高听说读写的技能,同时也为学生开启了了解英语语言文化的之门。

 

三、拓展语言材料的选择标准      

拓展语言材料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教师需要在纷繁复杂的海量资源中加以判断和选择,使最终在课堂上使用的拓展材料能成为教材有益的拓展,促进学生的语言习得。结合自己的教学体验,笔者总结了下列标准作为拓展材料的选择依据。

1.   内容的德育性。

英语课程不仅是教授语言的学科,和其他学科一样,它还具有德育性。课堂中使用的教材在话题编排和语篇选择上都蕴含着显性或隐性的德育因素,如《英语》(牛津上海版)7A Listening and speaking 中的听说主题Good habits or bad habits 旨在让学生养成良好的习惯;又如《英语》(牛津上海版)8B Reading中的Pollution Fighters旨在增强学生爱护绿化的环保理念。在选择拓展材料时,教师应该把握教材的德育导向,力求借助更加丰富的语言信息,给学生创设高立意高思辨的课堂学习体验,帮助初中学段的学生树立积极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

德育并不意味着说教。教师在确定了合适的拓展材料后还需要设计恰到好处的教学环节,使拓展材料的德育性与课堂教学完美融合。苏霍姆林斯基有言“教育者的教育意图越是隐蔽,就越是能为教育的对象所接受,就越能转化成教育对象自己的内心要求。”语言教师要把育“德”的意图渗透在语言课堂中,而不是向学生一味地强调 “情感态度和价值观”这一教学目标。在阅读课Pollution Fighters的授课中,笔者借助拓展阅读材料Amazing truths about trees使学生了解了一棵普通英国栎树可为近290种昆虫提供生存所需,世界上最古老的树木的根系已有9500岁等令人震撼的信息材料。这让学生对自然世界肃然起敬,产生敬畏自然,爱护自然的自我意识。由此可见,借助更有冲击力和发人省醒的拓展材料可以更好地达到德育渗透的目的。

2.   内容的贴近性。

语言学家们普遍认同创设真实情境下的教学活动尤为重要,语言教师在教学实践中也力求让课堂更加接近生活。为此,源于生活尤其是贴近初中学生的拓展材料成为贯彻教学大纲要求的有益补充。

关注当前社会热点的拓展材料可以满足学生了解世界的求知欲。在信息爆炸的时代背景下,几乎无人能悉数掌握海量信息。信息更迭的速度之快也使得能引起学生兴趣的潜在语言材料被快速淹没在更新更热的信息之中。教师要有意识地筛选积累教学的素材并使之在语言课堂中适时呈现。如果说教材为学生打开了了解周围世界的窗户,那么拓展材料则满足了学生想要饱览更多的好奇心和求知欲。贴近学生生活的材料无疑在这方面更具优势。它能从学生的视角出发,让学生看到更多符合他们认知水平和关注焦点的信息。

与此同时,当语言课堂中的拓展材料成为学生了解当下社会热点的渠道之一时,学生在潜移默化中意识到了应付考试不是学习语言的唯一目标。语言课堂中教师提供的贴近日常生活的信息可以扩大他们的信息储备,成为同伴之间交流的话题之一。这也逐步演化成学习语言的内在动机,为学生课堂之外的自主语言学习提供了内动力。

3.   语言的示范性。

语言课堂中使用的拓展材料必须具备示范性,即它对语言学习者来说是可借鉴模仿的。当前交互式语言教学的模式强调语言能力,但并不以忽略语言知识为代价。教师应该注意选择合乎语法词汇使用规范的拓展材料。学生通过这些可输入材料中内化语言知识和技能,为他们在真实生活中的交际需求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教师在有意识地引导学生模仿借鉴拓展材料时,应该重视语言准确性之外的语言使用的规范性。母语说话者非常清楚在什么场合中和谁说及说什么和怎么说。而对于语言学习者而言,或许通过电话邀约对方参加派对并不是难事,而如何自然切入对话却具有一定的挑战性。因此,教师在借助拓展材料开展教学活动时应保留看似无用实则必要的背景性信息,使拓展材料的示范性更全面。

4.   语言的适切性。

语言的适切性体现在拓展语言材料以学生当前的语言发展水平为前提,适当提高难度。这符合克拉申二语习得假说中的可理解性输入假说,即i+1公式。i代表学生现有水平,1代表略高于现有水平的语言材料。这要求教师在选择拓展材料时需要对学生现处的语言知识和语言能力发展阶段有明确的了解。如在听说课中需要拓展相关的听力材料,对于大部分初中学生的听力发展阶段来说,与教材话题相关的美国之音慢速英语新闻显然比常速英语新闻更符合i+1的标准,学生在获取信息的同时也提高了听力技能。

源自真实生活中的语言材料主要以信息的传递为目的。它可能是一段警察对案件目击者的问询音频,也有可能是一份附在包装盒内的产品使用说明书。无论是何种形式的拓展材料,它都不以语言课堂学习为产生的前提条件。这也就意味着教师在必要时需要对材料做一定的裁剪修改以达到可理解性输入标准。这可能需要教师在尽可能保证材料原意的前提下替换超出学生理解能力的词汇或句型,或是在听前环节作一定的背景介绍,扫清听时环节的词汇障碍等。根据学生所处的语言发展能力的不同,这样的裁剪修改在实际教学情况中很有必要。

 

四、     拓展语言材料的运用方法

在语言教学课堂中,教师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借助不同的形式运用拓展材料,使其对教材的辅助作用最大化。根据教学实践,笔者总结了如下运用方法。

1.   多形式呈现拓展材料,为语言技能的提升铺设台阶。

在教材以听力材料或阅读语篇的形式展示话题时,教师可以借助拓展材料设计其他形式的教学活动,在深入或延展主题的同时与教材形成横向互补的关系。借助同一话题所提供的相通背景信息不仅可以操练学生不同的语言技能,还能降低学生在语言学习过程中由于储备信息不全可能出现的焦虑紧张等不利心理因素,在语言使用过程中达到信息的流畅沟通,增强交际过程中的成就感。这有助于保持学习语言的积极性。

《英语》(牛津上海版)在教材编排中通过话题的复现来加深学生对相关话题的理解。如7B第二模块Better future中第6单元Hard work for a better life8A第一模块My life中的第2单元Work and play都涉及到了付出与收获的关系。7B的阅读语篇以寓言故事的形式呈现而8A则是一篇有关成功少年的人物专访。教材中话题的复现、语篇形式的调整和难度的增加符合学生年龄增长和认知发展的客观规律。教师也可以复现相关话题的拓展材料,根据学生年龄和认知的特点设计不同的教学活动,引领学生更深入地理解材料,提高学生的思辨能力。

2.   多角度设计教学活动,借助拓展材料延伸语言课堂。

语言课堂的学习是初中学生学习外语的主要形式,但学习不应仅局限在课堂中。如以“师傅领进门,修行靠自身”的古语为标准的话,语言课堂更应注重培养学生的语言兴趣,从而促进他们课堂之外的语言习得。教师在基于教材的前提下积极探索拓展材料的使用,有的放矢地延展教材,借助英语为学生呈现多元化的世界。使学生对某一语篇的兴趣延伸到对相关领域的兴趣,对语言背后文化的兴趣。或许三四十人的班级规模无法使教师兼顾到每一个学生不同的特性,而多元化的拓展材料使得尽可能多的学生找到适合自身学习兴趣的领域和符合自身性格特点的学习方法。

《英语》(牛津上海版)7B10单元Water festivalWater boat 的说明性语篇阅读教学,笔者在课堂中向学生呈现水船制作的视频,并布置学生课后制作水船,并把制作和原理讲解的视频上传。这一拓展活动的设计符合笔者执教的科技班学生兴趣特点,把科技制作和语言运用融为一体,为他们课外主动探索更广阔的科学领域提供了一次模拟的机会。

3.   在校园生活中创设氛围,拓展语言学习的形式。

相对于四十分钟有限的语言课堂时间,课堂之外的校园生活对于精力充沛活泼好动的初中学生来说是一个更具活力更加开放的语言学习天地。笔者执教的中学经过教研组长期的实践摸索,根据学生的年龄和语言发展阶段在不同年级分别开展有主题的英语讲故事比赛,英语歌曲演唱比赛,英语演讲,英语课本剧表演,拼词比赛、配音比赛等有系统性的校园英语活动。这一系列活动不仅丰富了学生的校园生活,也极大地调动了他们学习语言的积极性,使他们在课堂学习之余主动找寻拓展语言材料,全方位提高语言使用能力。在观看的同时学生也能了解并借鉴同伴在语言学习上的方法和途径。对于选手而言,各种形式的辅助资源就是他们的语言学习中的拓展材料;而对于观众而言,精彩纷呈的活动舞台上同伴的英语表演或是语言输出就是他们极佳的拓展材料。

实践证明,通过教师合理的组织安排,校园中多样化有系统的语言活动使得学生与拓展材料之间的交互不断的深入。学生主动探索或借鉴同伴有效的学习策略,各方面的语言知识和技能显著提高。学生在竞争与合作的语言学习氛围中逐渐拓展语言习得,为他们未来走出课堂成为一名成功的语言学习者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五、     结束语

综上所述,教师应该具备拓展教材的意识和正确使用拓展材料的方法。通过把拓展语言材料引入课堂,使之成为英语教材的有益补充,为学生的语言学习创设更具时代感,更符合第二语言习得规律的课堂。

 

参考书目:

[1] Wilga M. Rivers.交互性语言教学[M].人民教育出版社.2000.

[2] Rod Ellis.第二语言习得[M].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0.

   [3] Rod Ellis.第二语言习得概论[M].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9.

[4] David Nunan.第二语言教学与学习[M].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

[5] Tricia Hedge.语言课堂中的教与学[M].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2.

[6] Francoise Grellet.英语阅读教学[M].人民教育出版社.2000.

[7] 九年义务教育课本 英语(牛津上海版).上海教育出版社.2010.


版权所有:上海市徐汇区教育局 地址:上海市漕溪北路336号
邮编:200030 电话:64872222 E-MAIL:administrator@xhedu.sh.cn
建议使用IE5.0以上浏览器 建议采用1024*768的分辨率